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初时梅子酒的时候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2-12 16:0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KATANA 
浅谈梅酒
01
初识梅子酒的时候,只觉得口感并不喜人,远不如威士忌深邃,而爽快程度又比啤酒差一丝神韵。直到去年冬天在一家小小的日料店里吃夜宵时,才发现了梅子酒独有的美妙。正是晚餐之后有几分饱意时,店长送来了小瓶名果屋,赠与我佐餐。六度的小酒,瓶底沉着一颗青梅,酒味淡然。一饮而尽,回味中多是开胃的酸甜。在天妇罗上桌之前,将其饮尽,心旷神怡,仿佛大病初愈时吃到一碗鸡丝汤面。
说到这难免想起四年前是枝裕和所导演的电影《海街日记》。蝉鸣暂歇,梅树老院。其中让人感触最深的便是那充满仪式感的梅子酒。犹如观众知己的香田幸(绫濑遥 饰 ),在镜头前端一杯象征着幸福的梅子酒,虽不会勾起人的味蕾,但杯中的舒适,能让人在瞬间从过去中释怀。
 
东方的酒家,不会像西方人一样,像抱着亲爱的小孙子一样抱着酒瓶。我们对于酒味的执著,是西方在16世纪以前,从未思索过的问题。半杯白酒渍口,自然知道是清香还是酱香。清酒是男人的宝物,梅子酒当然就只能由女人来品鉴。所谓浮世绘里的佳人,应该也是在梅酒渗出的红晕里撩拨香肩的吧。
日本人对梅酒自然有几分执念。梅酒之于日本,犹如朱砂之于中国,皆是美人的象征。不少人家会自酿梅酒,其中多是梅渍酒。蜂蜜加染白糖,裹上新鲜青梅,泡在清酒里封藏。酸、甜、辛辣,三味浓合,千万种比例,调制出千万家不同的味道。日本著名的梅乃宿梅酒,就是梅渍酒,很难说其口感是否正宗,但是口味的确是足够日式。
另一种梅酒则相对小众,不是青梅泡酒而是青梅酿酒。青梅洗净,去蒂消毒,酿缸里铺一层白糖,放一层青梅,再铺一层白糖,反复直至铺满。层层叠叠,满上一缸,滴入酒酿。陈酿一年,口感格外厚重,类似淡然的朗姆酒多了几丝甜蜜。陈酿三年以上,糖分完全转化为酒精,酒体色如琥珀,味道多几丝辛辣,回味也要更加丰富。这种酿法,历时较长,市面上很难买到。其风味,也趋近于中国式,在古代日本的流行程度要远胜于现代日本。
中国的梅酒相较于日本梅酒,口感是要厚重不少,酒精度也要高上不少。不光20度的梅酒常见,45度以上的也不在少数。少了些东瀛的微醺,多几丝华夏的深沉。深窖藏酒,低温陈酿,让酒体比日本梅酒更加喜人。入口甘甜爽滑,回味时满是酒精挥发带来的沉香,这样的独特口感,把农耕文明的深邃发挥到了极致。
20世纪是中国梅酒的转折点。在此之前,多是浓重高度的风味美酒。此后后,则是以日式梅酒为主打。中国古代有关梅酒的故事不少,曹操似乎就是一个和梅酒有着不解渊源的人。相传当年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所饮之酒,便是青梅煮酒。后来望梅止渴的道行,又让世人把青梅、英雄和曹操深深联系到了一起。然而现代中国人似乎更喜欢日本梅酒的清新,市场便随之倾向了日式梅酒。本土梅酒,也在日式梅酒的清香和社会开放的大格局双重挤压下逐渐失去了生存地位。
后来,常喝梅酒,心得也有不少。这些年,日本经济止足不前。日本产品,也渐渐丢掉了80年代对于质量的执著。日本梅酒的产量从2001年到2011年,翻了足足两倍,但是日本青梅的产量却毫无变化。作为基酒的清酒,其产量更是自1988年以来一直下降。
那么,梅酒又是如何在原材料产量下降的同时还能增产的呢?
实际上,增产的这部分梅酒是用酸味剂、香精、酒精勾兑出来的“合成梅酒”。这所谓的“合成梅酒”,看上去增加了梅酒的销量,实际上却让人难以入口,完全没有传统梅酒的淡雅口感。
生活在这个世道里,虽管不住假酒横行,但是巧妙地辨识多少还是可以规避商家的黑伎俩。大厂家CHOYA也生产了不少“合成梅酒”。分辨梅子酒真假时,细看背标。若是看见醒目的柠檬酸、青梅汁、红糖浆字样,还希望大家留个神,避免上当。
日料店里,喝下梅乃宿,配上捲物和大福,身上多了一份难得的温暖。除却纯饮,梅子酒也有许多有意思的喝法。出去吃团子,随意点了一杯饮料,端上来原来是气泡水调制的梅子酒。口中甘甜的气泡,不由得让人变换一番心情。听说有人会将水果茶和梅子酒调和,想必那多了凌冽之气的水果茶,会更让人如初见大海般心旷神怡。
 
谈及梅酒的林林总总,又总是想起曾经善感的生活。那时,写过一篇小说,很短很短,只是一味拿梅子酒象征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后来重读几回,倒也觉得文字正合我意,难免对梅子酒又动了几丝情怀。至于那篇小说,我也从未发表,到底是觉得自己技不如人,这篇文章最后也只想拿给自己释怀一番了。有心要读,只管翻弄KATANA文化的公众号便是。
 
是谁偷走了梅子酒?
02
晨起,又日落。你追着星星不停地跑啊跑。沿着微飘青草姿色的古道,若有所思。
一个男人坐在树桩上弹着吉他唱诗,这是你与他不期而遇又默然离别的平淡周末。
钉着枕木的铁路布满青苔。新的铁路裁弯取直,躺在水泥桩上,已是许多年前的事情。这里荒芜的颇有些淡然,恰似那渴望能躲进遥不可及的迟暮之年的你。
愿这山谷里有你远足时遇见的海风。麻雀朦朦胧胧地叫个不停,像极了这多少年庸碌的人生。四月的青苔路边,多希望能有一杯青青的梅子酒。不要那岁月沉淀的琥珀色,只求清清翠味的小梅酒倒在小小的白瓷酒杯里。不在乎是爽朗的大醉,还是细腻的小酌,只愿有酒能渍一渍你身陷世故而致的口干舌燥。
酒醒了,倒在这寻常古道边,仍不见海风莅临,只能默默期许自己能如海浪般自求多福。想问,这山河究竟有多远?那男人变了吉他的调调,漫无目的地胡乱弹起来,多少让你想起一个曾在绿皮车厢里肆意吹奏口琴的孩子。忽然明白,再调皮胡闹的孩子也还不是和你一样?只想呼唤周遭成年人一张张死尸般的面孔为自己转颜改色。只是你的任性要比那孩子更加狠毒些罢了。
年少,已是往事。第一次喝的是什么酒?第一次抽的是什么烟?敲敲脑袋,依旧记不太清。你还曾放过风筝呢!那时陪着你的父母,可不像你现在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不耐烦。他们那一代人究竟是如何那样沉稳着的呢?敲敲脑袋,实在想不明白。但,他们也有对你不耐烦的时候。那是在你劝他们不要往银行里存钱的时候,是你连哄带骗地要为他们装修房子的时候,更是你要接走他们那烦人的小孙女的时候。那一代人,究竟是拥有着并向往着什么呢?永远都是个谜。
岁月除了能酿出梅子酒以外,究竟还有什么好处呢?年轻时候费尽心机才搞到的收音机,如今却已是一尊无用的垃圾。拼来拼去只想做自己,可到头来却成了猫狗的主人,女儿的监护人,以及林林总总的烦人事物的好管家。你骂一通人生,人生沉默着微微发笑; 你骂一遭光阴,光阴却变本加厉地向前推进。什么人间啊、命运啊,甚至是信仰,它们永远都不听你的话,简直比你那只懂得花钱的天真女儿还要叛逆!
好想再喝一杯梅子酒,这次一定要喝陈酿的琥珀色!还要像年轻时候一样大口大口地吸烟!要吸到咳嗽不止、头晕目眩才可以!说起来可能有些羞耻,但你的确是比年轻时候更喜欢自由了。明知道自由这东西是虚无主义的花言巧语,可它却依旧把你迷的神魂颠倒。自由呐!果然是比酒更容易上头,也比爱情更有后劲儿。
你躺在凉凉的铁道上,听那男人唱得含糊不清。这样子,让你仿佛一下子就成了一个自由的人。女儿打来电话,你两次未接,不料她竟连着打来了第三个。你担心起来,变得忧心忡忡。我太了解你了,你果然接了第三个电话,随后,便给她打去了钱。转账完毕,你不自主地翻看银行发来的信息,对自己分散在各大银行的账户精打细算起来。
“把工行的钱和建行的钱合并起来的话......”你自言自语道。
 一阵海风吹过,男人用力拍了拍弦。
 “十五万乘以千分之四......”
 不知是谁,偷走了你还剩半瓶的梅子酒。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