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尸体打捞记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2-14 15:4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若尘
2017年7月1日起,在上海市金山区欢娱市当保安。
 
7月13日,来了一个新同事,叫李苍林。
 
他面容黑红,中等身材,穿着一件工厂里的工作服。
 
第一天实习是我带他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头上一直在出汗,出汗量比我要大一倍。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戒酒瘾之后,身体出现的应激反应。(戒酒是入职前与保安公司的协定,还曾签了协议)
 
他跟着我站岗、换岗、巡逻,明显的感觉到他心神不宁,在岗位上时,他不停的走动,回想起来,这也是为缓解戒酒瘾给身体带来的痛苦。
 
中午吃饭时,他打了一点菜,拿了半个馒头,结果吃不到五口,他就把馒头和菜就倒了。我看到之后,心里就不舒服,就说了他一句:以后吃多少就,打多少,不要浪费。他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下午与他攀谈,知道他老家是温州的,以前还干过走私,赚了不少钱,十几年前,随家里人一起来上海乡下包地种菜。
 
他是74年生人,老婆是云南曲靖的,生有一女一子,女儿十七,儿子十一岁。
 
酒瘾很大,他说他早上就要喝酒,一天要喝两斤以上,不然的话,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情烦乱。
 
傍晚下班时,我们讨论大雄宝殿门前的台阶中间的雕龙,他说是水泥的做的,我说是石头雕的的,我们打赌,谁输了给全部同事每人买一瓶水,结果第二天他买了七瓶水。
 
第二天上班,他在我前一班岗,他总是弄不清自己的岗位在哪里,每一岗,我都要和他说一遍。
 
第三天早上五点半,我们起床上班,发现寺院门前那条河的桥头躺着一辆电动车,也没有太在意。
 
到了寺院之后,发现他还没有来上班,我就给他打了两个电话,打通了,但是没有人接,我以为他今天是要迟到了。
 
上班之后,我们开始例行巡逻,走到桥头的时候,发现那辆躺着的电动车旁边,有个手机在响,并且有同事说这辆电动车像是李苍林的。
 
等铃声静止,我又打李苍林的电话,手机果然响了起来。我将手机收起来,把电动车给他推到我们的宿舍门口,(我们的宿舍也在桥头)。便继续回去上班。
 
李苍林的手机很快响了起来,是他叔叔打来的,我和他说明情况:我们在欢娱寺前的桥头发现了他的电动车和手机,人没有来上班,不知道去那里了。接着他父亲也打了过来,我还是照之前的话说了一遍。
 
上午八点多的时候,他的家里来人了,我把手机给了他的家人。
 
之后便是听到各种谣言与推论,有的说他喝醉了酒,去哪里窝着睡觉了;有的说遇到仇家,把他杀了之后,扔河里了;有的还说是和朋友去嫖娼了。
 
十点多的时候,警察来了,而且越聚越多。紧接着在河边发现了他的上衣,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又有人发现他的帽子从水里漂了出来。
 
下午便开始了打捞,警察打捞的方法是用竹杆往上挑,用钩子往外勾。
 
我们六点下班,下班时,警察已经不在了,可能也下班了,一下午的打捞无果。
 
六点半的时候,天快要黑了,村里一个有威望的人带头下水去摸,接着又有二人下水,我和同事老杨也下了水。
 
这条河不宽,我们五个人并排向前。他们四人不善潜水,所以我在正中间,水最深的地方,大概深度有二米五左右。
 
我们顺着河水下前,游了半个小时左右,大概在150米的地方,我旁边的老施喊了一声:有了。随即我也摸到了李苍林的裤腿,我们齐心合力把他拉上岸。天也暗了下来。
 
我回到宿舍,洗了个澡,换上衣服。过了一会,警察又来了,桥头围了好多人。八点多的时候,尸体被警察拉走了。
 
后来我了解到,李苍林因为有酒瘾,还戒不掉,在家里的地位也非常低,四十多岁的人了,还经常挨父母的打骂。
 
落水那天,他是四点十七分离家,离家前,与父亲吵了一架,便负气而出。
 
据我个人的推断,他跳河的原因有三点:
 
一是感受不到人家的关心,与家人之间的冲突升级。
 
二是干保安时,保安公司按规定要求他戒酒,戒酒之后,酒瘾的痛苦对他的折磨。
 
三是有一笔外债对他的逼迫。
 
又过了两天之后的一天晚上,李苍林的妹夫带着500元钱过来,表示感谢,我和老杨都表示不要。
 
又过了三天,李苍林的家属为我们送来一面锦旗,这个事件算是完结了。
 
一个人在世上度过41个年头,很不容易,中间一定经历了各种坎坷与苦难。
 
一个生命的逝去,却是如此的简单,只需要一些水灌进肺里,生命之火便会熄灭。
 
人活着,就会有社会关系,父母妻儿是我们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人死了,这些关系就会消失,留给家人的却是无尽的悲伤。
 
但是,死亡又是一件平常的事。一个人死了,我们把他的尸体焚烧,把悲伤藏进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悲伤也会越来越淡,就如同冬日的积雪,虽然让我们寒彻⻣髓,但随着春日来临,也会日渐消融。
 
突然想起萧红在《呼兰河传》中,对死亡的描述。
 
那家的孩子掉到大水泡子(水塘)里淹死了,家里的大人会哭天抢地,嚎一阵子,然后把他埋了。过一段日子之后,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自己家里的人,偶尔想起来还会一阵心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悲痛的时候越来越少,家家都要过日子,那能一直悲伤。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