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家有美人(6)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5 15: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刚做了父母的人,都是手忙脚乱的。对毫无经验的奶爸李哲来说,也是这样。
 
半夜孩子一饿醒哭起来,李哲就从睡梦中挣扎着坐起来,穿衣下床,烫奶瓶,调水温,冲奶  粉。往往,这边奶粉冲好了,拿到孩子嘴边,孩子却又哭累睡着了。有时候呢,是孩子哭声震耳欲聋,一声高似一声,把整个夜晚都哭碎了,待孩子吃饱喝足,大人却再也无法安眠。
 
孩子刚生下来时,为了让林曼做好月子,李哲都是亲自起来做给孩子冲奶粉。让自己妈妈做这些,他怕影响老人休息,夜晚老人的眼神也不好。保姆做呢,他担心责任心不够,比如奶瓶没烫好,比如有可能手指头伸进奶瓶口内了。等到孩子满月了,这事便固定成了习惯,依旧是李哲半夜起来给孩子冲奶粉。所以李哲的夜晚不再是完整的,而是一段一段的,一节一节的。
 
睡眠不好的人,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觉得受到了亏欠。原来好脾气的李哲,现在经常也会有不耐烦了。虽然他对林曼并没有发作过,但不表示那些内心的怨气与郁闷不存在,它们一点一点积攒,汇聚,凝结他内心的一座冰山。
 
 
林曼的月子做得不错,身体恢复得也很快。每天被保姆汤汤水水地侍候着,养得越发水灵。她经常做了面膜做手膜,做完手膜做发膜。把自己收拾好后,才会逗逗孩子玩。
 
李哲家楼下的一户人家,孩子出生和李哲家的只相差一周,叫牛牛。牛牛是母乳喂养。和人家孩子比起来,李哲感觉自己家的孩子真是麻烦事多。出个门就更麻烦了,要带奶粉,带奶瓶,带量勺,带保温的水……还有,孩子一会感冒了,一会受凉了,一会半夜发烧了,一会皮肤湿疹了,一会便秘了,一会大便干结了,种种层出不穷的事,好像风吹草动都会引发不适。一家人陪着小心又小心,差不多每天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这一切麻烦,都是因为没吃上母乳造成的——反正除了林曼之外,李哲和家里人都是这么想的。
 
有个星期天的下午,天气不错。午睡后,好几家年轻的夫妇都带着婴孩在院子里晒太阳,几辆婴儿车停泊在草坪上,像是几艘小船停泊在风和日丽的港湾。李哲和林曼也抱着孩子下楼,让孩子晒晒太阳。牛牛妈也带着牛牛出来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和牛牛一比,李哲总觉得自己的孩子羸弱许多,没有人家红润结实。玩了一会,牛牛响亮地哭起来,可能是饿了。牛牛妈抱着孩子走到十几米开外的花木丛旁的长椅上,背对着院子里的人群坐下来喂奶。
 
从侧面看,可以看到她撩开衣襟给孩子喂奶的动作。孩子躺在她的左臂弯里。应该是乳头塞进了他的嘴里,孩子马上安静了。看着牛牛妈的侧影,李哲似乎听到了牛牛咕嘟咕嘟吮吸奶汁的声音。可以看见牛牛妈微侧着头注视着孩子,右手间或撩起耳边被风吹起的发丝。整个院子似乎都弥漫着清甜的乳香,和她恬静的光芒。李哲看着她的侧影,感觉一个女人撩起衣襟给孩子喂奶的样子真美,像一帧安适恬美的静物画。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温柔静穆下来。乳房里流出来的乳汁,一定不仅仅是母亲身体的营养,还有她生命的气息,内心的节拍,身心的密码,都和孩子小小的身体勾连贯通起来。那一定是世上最深沉的交流,最神秘的通道。李哲看得有点失神。他想转移眼神,但却忍不住,马上又看了过去,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柔。
 
怎么啦你,没见过是吗?林曼扯了一下李哲的胳膊,不满地盯着他,还用拳头捶了一下他。她一定是以为,他是关注人家的乳房。
 
李哲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像有一个巨大的空洞,他再次感到了自己孩子的贫穷。贫穷而又孤单。李哲感觉自己作为父亲的无能。你挣了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甚至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吃上母乳。李哲看了一眼林曼,走到哪里都会撩动众人视线的林曼,心里忽然生出对自己的厌弃,和寒心。
 
转眼间孩子就百天了。李哲和林曼带着孩子一起去婴儿照相馆照百天照,最后还照了三个人的全家福。妈妈漂亮,孩子可爱,摄影师和负责逗弄孩子表情的服务人员对他们一家三口一阵猛夸。夸林曼身材恢复得好,不像是奶孩子的妈妈;夸李哲有福,有这么漂亮的万人迷老婆;夸孩子继承了妈妈的优点,是颜值最高的宝宝。林曼听得很受用,笑容荡漾。李哲也笑。在笑的间隙,他想,或许自己应该在别人的眼光里确证自己的幸福
 
拍完照片回家,孩子在车上睡着了。为逗弄出孩子的最佳表情,在照相馆各种折腾,再个大人也都累了。回到家把孩子交给保姆,两个人就关起门来蒙头大睡。直睡到暮色四合,两人好像同时醒来。屋外的世界很安静,客厅里没有孩子的声音,应该是保姆抱下楼玩了。室内一片静谧空旷。难得的二人世界。时间仿佛又回到从前,两人没孩子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想怎么疯就怎么疯的任性时光。林曼偎在李哲身边,揽过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他一下,吻了脖子又吻耳垂。很久没有这样了。她吻得轻盈而又温柔,好像那个吻是透明的,犹如一只只泡泡缓慢地在他们身边升起。
 
按照以往的习惯,这是她身体有想法的表现。
 
两个人的身体暌违已久。算算看,从怀孕的最后三个月,到生产后的这三个多月,他们都已饥饿多时。剖宫产,医生交待过的,为了子宫恢复,三个月内不能有性生活。现在,在一场酣睡之后,忽然苏醒过来的身体,怎么着也该嗷嗷待哺了。林曼的气息变得越发娇憨,她的手指在他的肚皮和背部慢慢向下滑,等待着他回报以热烈。李哲的身体也一点点热起来,有被点燃的迹象。眼前,像慢慢蒸腾起来的蒸锅,弥漫着一锅令人沉湎的白汽。
 
也许是要推进氛围,林曼把李哲的身子扳正,自己对着他支起上半身,趴在李哲身上,任自己的乳房悬坠在他的脸上方。那是两只浑圆饱满的仙桃。它们依然白皙,透明,丰润,娇喘吁吁,发出的气息招摇而又傲娇,以带有压迫性的,舍它其谁的气势,挺立在他眼前。李哲只需轻轻动一下舌头,就可以把它们漫卷过来。或者,任它们把他的脸埋没。它们在他眼前不甘示弱地晃荡着,跳跃着,像往日一样散发着胸有成竹的诱惑,等待着男主人用嘴把它们衔起来,像衔起一块食物。这是每次前戏必经的路径,从来都没有绕过去过。它们很熟悉这一套。它们胜券在握。
 
李哲在暮色中看着这对宝贝,感觉熟悉而又陌生。从生了孩子后,日子过得就像陀螺,每一天,除了工作,都是围着孩子转个不停,唯恐有什么闪失。好像不是生活,而是被生活。孩子来到这个世上只有三个多月,但是一切已经恍如隔世。李哲凝视着它们,感受着它们逼人的气息,竟然有点心跳加快。不,不是激动,而是翻卷而起,缓慢升腾的憎意。就是它们,它们不是不愿意不哺乳吗,它们不是宁愿让甘露一样的乳汁回流回去吗,它们不愿意放进孩子嘴里,却要来他这里等待娇宠,它们摒弃自己的天职,只愿意喂养他的手和唇舌,以及俞主任那些男人们的眼睛。它们,只愿意自己承欢。李哲盯着它们,感觉它们如此淫荡,邪恶,异己。他不想碰它们,一点都不想。他下意识地让自己的身体往一边移了移,想躲开这一切。那对宝贝却不依不饶,越来越近地逼到他的脸上,自信地和他对峙,然后就降临在他的唇边不动了,软软地蹭着他的脸。
 
呃——李哲的嗓子眼里一阵涌动,胃里剧烈翻腾,他忽然想吐。他推开林曼的胸,急步下床去卫生间,站在马桶边一阵干哕。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