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情史失踪者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5 15: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刘蒙32岁时当了爸爸。老婆艾红坐完月子,就带着孩子回到千里之外的娘家休产假了。
 
艾红和孩子走后,刘蒙感觉原来拥挤稠密的生活一下子空了。艾红回娘家后每天和他的电话内容,大致就是宝宝每天的吃奶情况,大便次数,大便的色泽与闻起来的味道,怎么拉了她一身,一晚上尿了几回……刘蒙总是听得心不在焉。
 
他只能听到自己身体肿胀和爆炸的声音。
 
 
他得独自熬过这五个月,他无法想象自己能洁白地熬过这一堆日子。总得找点事做,总得把自己消耗干净才能安生。一个寂寞的夜晚,刘蒙上了一家著名的婚恋网站,以未婚的身份注册。留的手机号是刚办的卡。在一个小店,不需要身份证就能办的一张卡。当然,注册的姓名、单位、身份证号都不是真的。他为自己注册的名字是:李未名。
 
在婚恋网,几乎每一个城市的中青年男人都很抢手,大龄女、恨嫁女多如过江之鲫。他刚注册好就有几个人送上门来主动联系他了。他挑了其中一位看起来眉眼温顺,小他四岁的菱子。他知道这个年纪的女人已经开始心里恐慌了,没有资格也没有时间很挑了,关系很容易推进。再年轻一点的,对男人还有很多幻想,心里期待值也高,他没有耐心奉陪。
 
李未名和菱子先在QQ上聊了两回,然后就见了面。是个家常、体贴的女子。什么时候牵手,什么时候拥抱,什么时候抚摸,什么时候送上适当的礼物——不是很贵,又能打动人心的那种,李未名都计划得很妥帖。他步步为营,一步也没有失手。见面约会两周之后,在一个雨后的夜晚,他把她推倒了。一切都水到渠成。
 
 
接下来他另租了房子。李未名没有要求菱子和他同居,因为他觉得会有不便的时候,他需要在两个角色之间穿梭。但是菱子却对他表现出很大的依赖性,下了班就喜欢和他腻在一起,他们几乎就是同居了。在她眼里,他是一个适婚的经济适用男。下班回来的晚上,他会和她一起下厨做饭,陪她看电视,有时自己安静地打会儿游戏。没有不良嗜好。
 
刘蒙的手机话费单位报销,所以他早就和老婆说好,电话都是他打给她。中午和晚上下班前给老婆打电话,他已经让老婆熟悉和接受这样的规律。所以让两个女人相安无事,不通有无,倒也不难。
 
菱子已经确凿无疑地相信,他们会结婚,两人会走过剩下的余生。说起他的公司,他的工作,他也总是沉稳地应对周全。他没有带她见过他在这个城市的朋友,他说,他只想过简单的生活,重要的是他们两个自己觉得合适。这个观点,她也觉得合适。现在,心思纯净的人,已稀如珍宝。
 
五个月很快到了尽头。
 
这天菱子下班回来,像往常一样回到他们租住的小巢,李未名不在。早上告别时两人说好了晚上回来一起吃饭的,她专门买了他最爱吃的周黑鸭。她淘米煮饭,菜切好了码好在案板上,只剩下点火炒菜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她打他的电话,关机。不停地重拨了半个小时,还是关机。
 
屋里的气息好像有点生分。在他们这个小屋,她从没有一个人待过这么久。这时她无意间发现鞋架上他的鞋子都不见了,衣架上经常挂着的没怎么穿的一件外套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出了什么意外?要么他突然被派出差,飞机失事?她作了一百种冰冷的设想,越想心越悬。她想打电话给他的朋友或同事,问问怎么回事,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他的任何社会关系。
 
她想起昨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的种种情景。他破天荒一夜和她做了三次,次交酣畅,前所未有的浓酽热烈。他的表现让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女人。她脑子里回放那样的一幕幕,再次确信他们是那么好,他那么地需要她,他怎么可能失踪。她快疯了。
 
同一时间,李未名又成了刘蒙。
 
刘蒙在火车站出站口等着即将出站的老婆孩子,手里拿着另一只手机。艾红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推着行李箱出来了。看来老婆在娘家养得不错,脸上有光,身上洋溢着圣母的光辉。看得刘蒙有瞬间的恍惚,庞杂繁芜的情绪在心里流窜。眼前的艾红,是最遥远又最陌生的存在。刘蒙发现儿子的眉眼完全就是自己的翻版。儿子半好奇半躲闪地打量着他。他接过孩子,啪的一下狠狠地亲了一口,用一只手托住孩子的后背,感受这个崭新的生命。
 
 
接下来,我该好好做爸爸了,他想,必须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菱子都在一遍又一遍拨打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却永远都是,关机。再后来是,您所拨打的号码并不存在,请您核对后再拨。
 
他原来对她说过的公司名称和公司地址,她去找过,都是查无此人。他水滴一样蒸发了。几个月的朝夕相处,那些床上的温暖与缠绵,像一场梦,消逝得无影无踪。
 
刘蒙像一只走失的猫,又回归到原来的巢。老婆审问过他:这几个月过得怎么样?干坏事了吗?
 
刘蒙说,跟谁干呢?
 
艾红说,情人啊。这么长时间,足够你找一个情人了。
 
刘蒙说,傻瓜才找情人呢。情啊爱啊牵牵绊绊地,多麻烦。谁还费那劲啊。
 
用来和菱子联系的那个手机卡,刘蒙早已从手机里抽出来,用小刀刮坏芯片之后,哗一下冲进一个公用厕所的下水道。
 
这个城市有八百万人口,每个人都是茫茫沙漠中的一颗沙砾,想要再次找到那粒沙子,基本上,很难。
 
 
电脑上的上网纪录和QQ聊天记录,都被刘蒙清理得干干净净。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你把它存在过的痕迹抹去之后,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不明真相的人,大都是幸福的。
 
(该文为发于《青年报》的同题写作《情史失踪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