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姨父的范儿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6 11:4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姨父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耕居在龙山脚下。姨父高,且瘦,走路不快,寡言缓语,仿佛漫长的人生就应该配这慢条斯理的节奏。现在过了古稀之年,稍稍驼了点背,然而消瘦依旧。田里的农活已经松懈了不少,偏又离不开,便在山脚的池边、屋外的拐角侍弄些菜畦和果树,自个玩着,也应着我们的要求种些番薯、土豆和芋艿。又上山捉了几只八哥养在笼里,盖上黑布,白日里遛遛鸟,听听鸟雀之声,晚上把鸟儿们侍弄好了,才放心地睡去。这架势,倒比得上旧时京城的爱鸟人,而姨父,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南庄稼汉。
在旁人的眼里,姨父这辈子种田没出过名,种出的瓜果没卖过好价钱,多少年也没享福过,没贵过。然而,姨父家却一直让我和弟弟深深迷恋。我常常思量其中的奥秘,某天我突然悟到,平素不起眼的姨父其实也挺有范儿!他的农家命运丝毫没改变他骨子里一腔生活的韵味和不俗的大气。
我清楚地记着姨父家的老宅,虽是低矮阴暗的瓦房,偏在不宽的院子一角开辟出个小小的菜园,种上时新的蔬菜。除了屋前随意走动的几只鸡,在偏屋里又养上几十只兔子,各自在笼子里静静地吃草。在老宅的南侧,挺小的角落,又挖了个小池,可以看得到三两只鸭子在戏水,小鱼儿在欢欢地游。你说,在那个辛劳终年勉强吃饱的年代,谁家的农院有这么多的生命啊?这还不够,又前后养了几条狗,守着老宅和家人。这里的鸡鸭和兔狗都是家庭的成员,需要终年操持喂养不说,若是不小心病了,或是被偷了,全家人还免不了难受好一阵子。
农田的收成是庄稼人的期盼和依靠,旧时的农田活是辛苦的,况姨父家还有三个男孩需要抚养长大,起早贪黑忙田头是常有的事。姨父家的田地离我家不远,从我的窗口就可以望见,多少次我起床望远,就望见了姨父姨娘在田头忙活,姨娘是急性子,又是干活的好手,估计干活不紧不慢的姨父又被姨娘催了好几回了;农忙时的傍晚,我们家吃了晚饭,从村头的操场可以远远看到姨父姨娘和表哥们仍然在田地里忙活,直到暮色四合才拖着一身疲累和饥饿回家。我偶尔会去参加田间的劳动,插秧种稻,或是割稻打谷,或是守夏夜的瓜舍,只当是一种娱乐,表哥们从学校回来,打兔草、喂鸡鸭、忙田头农活则是必尽的职责,还得寻思如何为餐桌多添些花色。我小时候很喜欢跟着表哥们去小浃江钓鱼钓虾,他们甚至会用多钩的鱼线在江河中划鱼——就是把鱼钩甩过半江,然后用力往回拉,靠鱼钩碰到水中的游鱼而捕获,在我眼里,这得多幸运才能捕到鱼啊!然而,表哥们总有办法让鱼儿乖乖从江中上岸来,就是那么神奇!
到了周末,表哥们有时会带着我去龙山上打鸟雀,透过密密的树丛,用一杆气枪,带回令人欢欣鼓舞的收获。我也试过气枪,然而不是放了空枪,就是打下几片小小的羽毛,最后只有拎着表哥们的猎物得意洋洋地回家。姨父是不反对这些的,言语间相反倒是对这些捕鱼捉鸟的小技颇以为然,尤其是每当捕了鱼虾,捉了鸟雀,常常派了表哥送来我家尝鲜赏玩。
姨父靠着田亩生活,却从没靠着田地挣过大钱。其中有一个原因是,每当瓜果蔬菜成熟上市,姨父从不忙着摘去卖好价,而必定先把最好最嫩最鲜的送遍亲友品尝。所以,我家虽不务农,家里却从不缺最饱满的蚕豆,最香甜的瓜,最鲜嫩的时令蔬菜。到了年底,香糯的年糕满箩筐,到了春上都还藏着不少年糕片呢!
姨父家虽不富,待我俩兄弟却不薄,我们都喜欢到姨父家过没人约束的自在生活。在我眼里,姨父家里的鸡鸭鱼狗都亲切,餐桌上的田野菜蔬都可口。我读中学时,某个周末跑去姨父家,在田头忙活了一个上午的姨父姨娘进门见我在家,特地到村里的小店买了个五香狮鱼罐头——油汁丰满,鱼质松软,连鱼骨头都好吃,我恨不得把油汁都拌到饭里,那大概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鱼罐头了。姨父姨娘务农一生,家里还有我的三个表哥,买个罐头犒劳我这个外甥,其实是挺破费的。没想到的是,后来竟然托人另捎给我几个“五香狮鱼”罐头,让我在镇海的寄宿生活中添了一份来自家乡的亲情与温暖……工作以后,我常常有意无意寻找这种不知品牌的“五香狮鱼”罐头,然而它却好似随着那个八零年代的结束而消失了,而我的姨娘也在几年前某个傍晚遭遇车祸猝然离世……
有些味道,其实是可以隔着时光而不灭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罐头狮鱼的味道,一直游动在我的记忆深处。到后来,我渐渐把马面鱼当作了记忆中的狮鱼,而马面鱼,也在几十年里演变为我最为钟爱的海鱼了。每次和家人来到老妈家吃饭,桌上必有老妈亲做的红烧马面鱼,我和女儿两个可以对着满满一盘红烧马面鱼一箸不停消灭干净,然后抚着肚子消口气,心说:哎,什么时候再这么美美吃上一顿啊?对于从小生长在海边的妻子来说,海中美味太多,马面鱼属于那种淡而无味的下等海鲜,妻子老奇怪我为什么新鲜的鱼虾看不在眼,却偏偏对小小的马面鱼情有独钟,背后的故事啊,长着哩!
如今,表哥们都已成家立业,随着姨娘的过世,姨父的日子多了一些孤独,但我猜想也不会太寂寞,因为日日里有着屋外的鸟雀、山中的菜蔬相伴。我们逢年过节去姨父家,姨父照例拿出许多的瓜果小糖,塞到我们和孩子的手里。在暖暖的日光下,我会想起当年的旧宅,想着院子里曾经多少的欢闹……
姨父的人生,简单,却也不简单。■
 
 
 
 
 
FOND
DREAM.
 
 
 
 
张曙波,男,1973年2月生,宁波北仑人,散文作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