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杨卓娅:新春日记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6 11:4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杨卓娅
 
_
_
 
 
回家过年
 
 
 
_
_
2020-1-24  除夕 阴
 
一早,我们一家大包小包,奔向60公里外的乡下老家。这是我娘家,和W结婚以来,我们一直都在这里过年。因为这次疫情,弟弟妹妹早几天就回了家。我们迟迟没回,妈妈很焦急,一天到晚电话不停,问我们何时回家。
我年三十这天肯定可以回家,但W就很难说了。他自己也有预感,说这个年可能过得不太平。让人高兴的是,二十九这天,他们单位明确三十可以放了。W很高兴,一早就叫醒我们,着手准备回家过年。
一切都很顺畅,路上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车子还是跟往年一样堵,毕竟是在回家的路上,没怎么影响心情。看着车窗外的世界,一切都是那样静好,公路上的绿化带绿意盎然生机勃勃,道路两边的村庄显得祥和安静,偶尔有几个村人从路口经过,神情也是从容淡定。都过年了,一年忙到头的,还有什么比大年三十阖家团圆更让人幸福的呢。
到家还不到中午,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场猝不及防的瘟疫,我们都有一种终于从某个危险之地逃回家的欣喜。妈妈也松了一口气,赶紧给一大家子准备午饭。
W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里面的主持人正说着全国的疫情消息。他的手机响了,接完手机,他站了起来,说不行了,他得回单位了。妈妈本来想过来拦他,可看到他一脸的严肃,手里还拿着一把芹菜就不响了。弟弟妹妹也不知怎么安慰他,只是说路上小心。
不过回来一个小时,W又奔在了回单位的路上。我站在家里的门口,看他发动车子,后退几步,拐个头就不见了。我很想对他说,晚饭尽量赶回来吃。可不知该不该说。
下午3点,W打电话过来,说可以回家吃饭了。我们大家都很高兴,尤其是妈妈,对着我的手机大声说:“那就赶紧回来啊,路上小心,不着急,我们等你。”
W终于吃上了年夜饭,倒酒的时候,他迟疑一下,说:“还是不喝吧,万一有什么事。”我们都劝他,都这时候了还能有什么事,喝吧喝吧,喝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爸爸说:“你还是先喝点吧,要是真有啥事,这以后的日子,你就别想喝了。”
这顿年夜饭,比往年哪年都丰盛,妈妈还特别做了两道特别的点心,一家人吃得很开心,酒也喝掉不少,就连平常很少喝酒的妹妹也喝了点。
饭后,我们都去院子里放烟花。弟弟点着了引信,随着震耳欲聋的引爆声,一串串烟花像流星那样射向天幕。仅一瞬间,天空就绽满了五颜六色的烟花,各种造型的火树和巨花,像万道霞光照亮了我们家院子。我向满天的烟花许了个心愿:2020,一切安好!
_
_
 
 
 
 
寂静的夜,有你!
 
 
_
_
2020-1-25  大年初一 阴
 
正月初一,W在床头接电话的时候,我还在迷糊,我闭着眼问他几点了,他说才7点半,你睡吧,我得回单位了。我听了睡意顿消,睁开眼睛,看他急匆匆穿衣套袜,之后冲进卫生间洗漱,将手机、冲电器、剃须刀什么的都塞进包,下了楼。
我听见妈妈在楼下跟他讲话,叫他吃早餐,小声地嘱咐着什么。没过几分钟,我们家东边的停车场就响了他车子的引擎声,他又走了。
我刷着手机,里面全都是些疫情的消息。我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不知该怎么办。中午,打W电话,他没接,之后他回我,说人在外面没听见。我说,你在干什么?他说他在工作现场,各乡各村都在设岗查排。我问他排查哪些人?他说都是些高危的人,有个高度疑似,已经发烧,接触了不少人,形势比较严峻。我说那你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做工作啊,该隔离的都隔离。我说,我意思是你万一接触到了怎么办。他急促地说,废话,什么怎么办,这都是工作,还能怎么办。我说,那好吧,那你好好吃饭。他说有泡面,饼干,还有一包椰子糖。我说椰子糖好吃,你多吃点补充能量。他说,我带回来给你吃。
_
_
 
 
 
 
 
你在外,自己当心
 
 
 
_
_
2020-1-28  初四  阴
 
初一到初四,W一直没回家。我问他睡在哪,他说单位宿舍。吃呢,他说食堂开伙了。晚上,他给我电话,说调了班,有个空档,想回家冲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
我马上说,那你赶紧回来啊。他在那边犹豫了一下,说,我在外面接触了那么多人,不知该不该回来。我一下愣住了,这些天,他一直在人群中奔来跑去,万一真的接触到了什么,还真不是个小事,毕竟,我们家十几口人,这可不是开玩笑。
挂了电话,我跟妈妈商量W回不回家的事。一家人都沉着脸,不作声,沉默了很久,妈妈才说,也不是说不让他回,主要是家里这么多小孩。我一听心里马上就明白了,但脸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嗯嗯,那就不让他回,我们坚决杜绝危险分子进家门。我打电话给W,婉转地说,这些天你也累了,你就在单位好好休息吧。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嗯了一声说,是的,回了也没多太意思,明天还得赶回来。
我赶紧说,那好那好,你就安安心心地呆在单位,哪也别去,也别回来了。
晚上9点,我们一家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吃水果。W又来电话了,我以为有什么急事,很仓促地接了。他在那边扯了几句闲话,最后问我,要不要给家里送些口罩回来。我知道了,他又想回家了,他还是想跟我们在一起。妈妈弟弟妹妹,一家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齐中在我身上,我索性将手机免提打开,大声说,好吧,我问问妈妈。于是我问妈妈,要不要让W送些口罩回来。妈妈在惶惑不安中将目光转向弟弟。弟弟不去接妈妈的目光,他只是掉开脸沉吟了几秒,坚决地说,不用了,我们宅在家,不用口罩,你就让他安心在单位休息吧。
这些话,W应该都听到了。他在那边笑了笑,说,那好吧,那我就不送过来了。
_
_
 
 
 
 
欢迎回家
 
 
_
_
2020-1-31  初七  晴
 
虽然假期延长,但我还是得离开妈妈家去回单位值班。我们县城已有2名确诊,疑似的也有10多例,更多的人被隔离起来。W忙得连电话也很少打了。下午,W终于打电话来,说必须要回一趟家,身上都发臭了。
我赶紧戴上口罩,出去买75%的酒精和电子体温仪,跑了好几家药店都说卖光了。
晚上5点多,W回来了。他比我想的仔细,不仅带了75%的酒精,还带了不少口罩。他先将酒精和口罩放在进门的垫子上,倒退二三米,站在走廊的中央,拎着个包,孤零零地面对家站着。
我按照他的吩咐,飞快找了个有喷雾嘴的水壶,冲洗干净后倒进75%酒精。等我开门出来,发现W已经将外套脱了拿在手里,冲着我的方向说:“来,全部喷上。”
我喷了他的上衣、裤子,又喷了他的脸、头发、脖子,双手正反面都翻过来喷上,W将拎包举起来也让我喷了一遍。进门之前,W就像一个被人追逃的小偷,没有上衣裤子,只穿着毛衣和秋裤,在寒冷的空气中打着抖。要在往常,我肯定要笑死他了。但今天,我一点也没觉得好笑,我觉得他做得很好。
晚上,我吃到了他带给我的那包椰子糖。这糖好甜,觉得心里又有了底气。明天,W又要出门,这次出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