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清歌一曲断肠殇+彭丽莎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2-20 18:5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清歌一曲断肠殇

彭丽莎

  

世人皆说:自古戏子最无情。

其实,不尽然如此,只是看对谁而已。

话说,在那个烽烟四起,战火不断的时代,还能悠然自得的去全城最奢华的戏院看戏的,也只有陆清歌一人了。据说其祖上家底殷实,即使遇上了战火的侵袭,到现在也还是安然无恙。而陆清歌本人从小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来这家戏院听戏,其中最喜欢听该戏院小殇姑娘唱的戏,一来二去,坊间传言:小殇是陆清歌的人。此言一出,陆清歌和小殇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那些觊觎小殇美貌的人也就此歇了心思。毕竟,谁也不是傻子,想跟陆家作对。也有人跟陆清歌说过:自古戏子最无情,小心,别陷得太深了。陆清歌嗜笑道:“你若是真有情,哪知她人不深情,怕是自己无情了罢。”

小殇从八岁被卖到这家戏院就开始学习唱戏,论唱戏,全成还真没有比得过她的。可就是遇到了陆清歌,那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她才知道这世上人外有人。世人只知道陆家陆清歌爱听戏,却不知他也会唱戏。不止会唱,而且唱得很好,不比名角差。小殇很喜欢听他唱戏,不过在多数时候陆清歌只是听小殇唱,他只有在兴致来了的时候唱几句,没人听过,小殇是个例外。

安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战火很快又烧到了这里。全城的人们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大家都忙着各自逃命。没过多久,陆家也开始支撑不住了,在敌人连翻的攻击下,陆家散了,死得死,逃得逃。人走楼空,戏院也只剩小殇一人了。她得到消息,陆清歌没能逃出去,敌人在全城搜捕陆清歌。她很担心他,她想见他,她要留在这里,她怕陆清歌回来找不到自己。终于,在几天后,小殇见到了陆清歌。他带着满身的伤痕,后面还有敌军在搜捕。小殇赶紧把他拉进房中,刚一进去,陆清歌就支持不住倒了下去,同时嘴里还叫着:“小殇……”小殇把陆清歌扶到床上,清理着他身上伤,眼泪时不时地掉下来。陆清歌是多么清贵不羁的人啊,上天怎么忍心让他变成这样……

这些年,旁人说他纨绔放纵,只知纵情声色,辱没了陆家百年军人世家的名声。可只有小殇知道,他是个满腹才华,有着自己思想,多么坚韧的人。小殇知道,陆清歌暗中是有势力的,他若是想出城,以他的本事,早都可以离开,他是想为了全城人民做最后一搏才没走掉的。眼泪像豆子一样一颗一颗掉下来,陆清歌醒来便看见正在哭泣的小殇,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伤心。陆清歌费力的抬起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说道:“怎么哭了呢?我没事的。咳咳”小殇握住陆清歌帮自己抹泪的手,鼻子微微发酸,说道:“莫要骗我,你身上有多少伤我还能不清楚?”“皮肉伤,无碍,倒是你,怎么还留在城里?”陆清歌如是问道,“城里现在很危险的。”“那你怎么还在这里。”小殇眼角泪水未干,身子一抽一抽地说道,眼神嗔怪似地看向陆清歌。陆清歌一愣,笑道:“罢了,我说不过你。”陆清歌原想着自己已是逃不过去了,就算是要死了,他也想死在这个与小殇有共同待过的地方。他早早地给下面的人打了招呼,让戏院的人能安全出城,想着小殇应该跟着戏院的人走了。本来得到消息知道戏院的人都安全出了城,陆清歌放心的同时又有一种失落,想到小殇不打招呼的离去,难道真的是戏子无情吗?可是现在想来,是他错了。他万万没想到小殇竟然没有走,在戏院见到她时,他还以为自己是要死了,出现了幻觉。原来她还在这里,小殇应该是在等着自己吧。

随后不久,敌军还是找到了这里。在最后时刻,小殇把重伤未愈,行动不便的陆清歌藏了起来……敌军到最后也没有找到陆清歌。后来,战火又烧到了别处,陆清歌得救了。再后来,陆清歌军人世家出身,好像就注定他是要成为一名军人。没过多久,陆清歌就立下了很多功,军中地位日益上升。陆清歌人本来就长的好,骨子里透露着一股子矜贵气息,经过这几年的历练,身上多了一些沉稳,更是人让很多小姑娘都倾心。她们开始时不时地打听陆清歌的喜好,可是关于他的信息寥寥无几,只知道他以前喜欢听戏,还有一位红颜知己。

时过境迁,岁月荏苒,陆清歌再次回到小城中。城中繁华如旧,可是家和戏院皆不复存在,更别说旧人了。陆清歌寻了一处,褪下了军装,换上青衣,来到一个墓前。陆清歌嘴角微微上扬,对着墓碑轻轻说道:“小殇~我回来了。”小殇死了,那天,他被她藏在暗处,看着她为保清白,拿着他的枪,对准了自己的额头…她应声倒地,他的心也就在这一刻随着她而去了。她的枪是他的,她的枪法也是他教的,可是,他从未想过,那把枪会对准她的额头。

他靠着墓碑席地而坐,左手缓缓摸向墓碑,说道:“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听我唱戏嘛,老缠着我唱给你听,我现在就给你唱,‘伊人……’”若此时有人经过,便会看见这样一幕:一个一袭青衣的男子靠着一个墓碑席地而唱,眼神中尽显温柔,眉梢捎带悲伤……一曲终必,陆清歌好像用去的全身力气,他开口道:“小殇,你说你喜欢听我唱,我便唱给你听,可是,我呢?我还能再听你唱一曲吗…?”清亮的声音慢慢散去,回应的只有那徐徐晚风。

皆说戏子最无情,那知伊人最深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