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裁一段枯柳送行雨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7-06 20:5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二月的风风雨雨还没来得及在池边稍作停歇,三月初的凉风已经携带着三月的雨在时间的路上马不停蹄。池边枯老的柳枝就这样在风去风来里摆动着自己的身躯,像燕子的翅尾倾斜着在雨里划出一行行平行的弧线。

  雨,该是某个最灵秀动人的女子在古老的纺纱机上纺出来的一层细纱。一丝丝、一缕缕的雨,从天空滑落,仿佛夏日天际的淡云不慎掉落了下来一样,如此轻盈的拍打着头顶的雨伞。那可人的雨刚刚触摸到伞面就学着木棉花开放的样子向四周散去,毫无规则却又极富旋律。雨滴在圆润的伞角盘桓,像某人的愁绪在无休止的哭泣声中千转百回。尔后滑下伞尖落在冰凉的泥土上,如一片秋叶脱落枝头却落进了行人的心里。

  我站在古老的街上,撑着一把黑伞,隔着高高的篱笆以一个陌生的姿态凝视着眼前的一切。我注视着池边的枯柳,黑发如柳梢般在风中飘荡,不同的是,它荡着荡着就会荡出一身的绿意,而我,除了洒落一地的胡思乱想外还能留下些什么呢。或许当时我想要对谁说些什么吧!是路过的流浪犬,还是破败的房屋?我不知道。不过无论如何,我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因为对于古城荆州,对于荆州的一切,我都只是一个住的时间比较长的过客罢了。即使是对于那些同样可伶的流浪犬,我也没有任何资格去对它说些什么。我就那样站着,忽略了身后穿梭的车辆以及来来往往的认识的不认识的行人。

  有时候,我们真的不得不承认,雨的确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否则眼前的一切让人如何理解?

  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坚信自己和雨一定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联系。只要屋外一落雨,小小的我就会匆匆忙忙的搬一把椅子放到窗前,然后爬到椅子上踮着脚看窗外的雨。至于爱雨该从何时算起,似乎已经没有了确切的日记。我曾经像一个在雨里长大的孩子,不仅痴迷于落雨的季节,也喜欢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追逐雨的痕迹。

  喜爱润物细无声的天街小雨,小雨的亲吻声里满是种子破土时的欢畅;喜欢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漂泊大雨,茅屋西檐挂满了诗人的眼泪;还有晕染成粉红色的三月桃花雨,带有淡淡的茉莉香的茉莉雨和烂漫的樱花雨,清明时节纷纷雨……我贪婪的吸吮着雨的乳汁,毫不羞涩的从呱呱孩提走到满腹愁绪的青年。而这雨,她以世间少有的博大胸怀包容了我的一切。

  雨,是朋友,更是知己。爱雨,因为雨从不自私。她不会自私到不肯舍弃一次纷纷扬扬的机会,而在你的心久旱甘霖之际隐没在风云变幻的间隙里。雨自天国,本不该沾惹凡尘。大概人间的愁苦实在太多,让这个尘世已经盛不下装不了了。只要哪怕是再微小的风拂过,这个尘世就会像触翻了的漂流瓶,载着满瓶的苦漂流在茫茫的海上,然后注定被激起的浪花脱了时间的瓶塞,让整个大海都充满苦涩的味道。

  如果我是一个女子,我就会一袭红嫁衣踱步在江南的雨巷里,让这个自诩为雨的孩子的陌生人在雨的怀抱里尽情展现自己的柔美。二十几个春秋与冬夏,始终忘不了江南缠绵的爱情故事,忘不了幽深小巷里莫得走出一个默默彳亍的丁香姑娘,撑着古香古色的油纸伞与一位远道而来的诗人擦肩而过,让断情的诗人在梦一般的烟雨朦胧里突然像墙头伸出的红花一样亮丽的刺眼。可想象终归是想象,再刻意的去追寻就成了幻想。

  白落梅说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多么动人的文字,多么美的内心!可我要说的是每一次重逢都是在为下一次不期而遇的离别伏笔,所谓的重逢的喜悦只是为了证明离开时的痛该有多深。我曾试图以足够轻盈的脚步从这个陌生的地方穿插而过,却每次都还是惊动了枝头地上的雨水。我戴上耳机,没有播放歌曲。柳条的末端悬着一颗颗不大不小的水滴,像极了水晶串出的风铃。我屏住呼吸,生怕风铃响的时候自己走了神,错过了世间最动人的乐曲。那该是一首《离歌》吧,我时常在想,有百灵鸟的歌喉,却唱出了让猿声汗颜的婉转凄凉。

  我知道,有些东西一旦想要离开,即使我们再怎样挣扎,我们抓到的也只能是模糊的背影。假若海贝离开了海洋,她是否就必须做一个流浪者,在未知的世界里随波逐流呢;天空放弃了雨,雨不也依旧微笑着在河塘里嬉戏吗?

  裁一段枯柳,借着轻轻袭来的风把它揉作一眸子的自信与祝福,目送苦苦前行的雨转身离去。我站在时间的渡口,看你的竹排顺江而下,一叶孤帆一轮落日,还有回旋的笛声。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