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看台||阳煦山立:沧海巫山(小小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14 18:3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阳煦山立
 
何菲菲结婚了,但新郎不是莫亚轩,她嫁给了陆全。
这是一班子同学始料不及的结果。陆全和何菲菲婚礼那天,其他同学都到齐了,唯独缺莫亚轩。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他的心中,何菲菲就是他的全部,他的整个世界。没有了菲菲,他认为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
莫亚轩对何菲菲的恋情要追溯到高中阶段。
十五六岁的高中生正情窦初开,女孩儿都有心中的白马王子,男孩儿都有自己的梦中女神。
何菲菲就是莫亚轩的梦中女神,这在他们班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公开秘密。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莫亚轩的眼中,何菲菲是最美的!他的眼里、嘴里、梦里、心里全是她。
莫亚轩爱转文,总用诗化的语言美化何菲菲。
何菲菲皮肤细嫩白皙,上下一张皮。莫亚轩说她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两眼水汪汪的,顾盼有神。莫亚轩说她“双眼叠皮,如盈盈秋水,又如一泓清澈的幽泉,明亮而深邃。”
个子不高却身材匀称,走起路来轻盈快捷,莫亚轩说她“动如狡兔,分花拂柳。”
做事风风火火,大大咧咧。莫亚轩说她“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嗓音略带沙哑却富有磁性,是天生的女中音,歌声有点像降央卓玛。莫亚轩说她“天籁之音,歌唱家的歌喉。”
眼窝稍深,本来是个小缺点,但莫亚轩却说,“你看菲菲的眼窝多美,多像国际巨星梦露!”从此,同班同学都把何菲菲称做莫亚轩的“梦露”!
在莫亚轩的眼里。何菲菲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优雅、得体、大方的。她有一个习惯,时不时把头往左稍偏一下,用右手把耳前鬓角处的头发往耳后顺捋一下。莫亚轩认为这个动作很个性,很优美,他也模仿着菲菲,经常用右手在耳朵前往后捋一下自己的头发。尽管他当时是短发,他的动作根本不存在像菲菲那样,把耳前长发顺到耳后的作用,以至于他形成了一个习惯,直到现在他一直保持着这个捋头发的动作。
班里举办迎新春联欢会。何菲菲唱了一首降央卓玛的《走天涯》。莫亚轩第一个带头鼓掌,第一个呐喊助威 :“好!好!”第一个起哄鼓动:“歌星,再来一首,歌星,再来一首!”从此何菲菲又多了一个歌星的雅号。
他们班和理科班举行女子排球友谊赛。莫亚轩全程观看助威,是他们班的啦啦队队长。因为何菲菲是排球主力,是优秀的自由人和二传手。结果他们班输了,莫亚轩在他们班的黑板上书写贺词:“祝贺我们班排球女将在比赛中获得亚军!”他们两个班之间的邀请赛,只有两个队。明眼人都知道是莫亚轩与何菲菲套近乎,拍排球队长何菲菲的马屁。
他们班男女生打友谊赛,当然是男生赢了比赛。莫亚轩又如法炮制,在黑板上发海报:“热烈祝贺我班女排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下面写上:“男排,加油,我们的成绩为倒数第二名!”
有一天晚自习放学后,在回寝室的路上,莫亚轩看到路边被风吹动摇曳的竹子,他诗兴大发,想为何菲菲写几句诗。
他对和他同行的同桌说:“我给你背几句一个著名诗人的诗吧。”
同桌说:“好哇,洗耳恭听。”  
“我的思念象窗外的竹影,
稠密凌乱;
我的思念像春天的雨丝,
漫无边际。”
背过后,他问同桌:“怎么样?诗好吧?”
同桌哈哈大笑:“狗屁著名诗人,可能是某个人想他的“梦露”了吧?”
结果他追着同桌问:“你咋知道?你咋知道?”
同桌说:“你肚子里的那点花花肠子,还瞒得了我?”
尽管莫亚轩铆足12匹马力去追何菲菲。但何菲菲并没有心动。何菲菲大大咧咧,嘻嘻哈哈,但她却不喜欢莫亚轩的不修边幅,没头没脑,没心没肺,没有城府的样子,整天像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儿。她喜欢的是高建仓型的高冷、严肃、成熟的那种男人,哪怕是故作深沉也好。所以,莫亚轩的火热追求,一直没有得到何菲菲的回应。
转眼都大学毕业啦,同学也大都回到本市工作。何菲菲突然宣布了她的恋情,她爱上了他们班的另一个同学陆全。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在同学都不知情,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宣布两人要结婚了。莫亚轩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着的女人被别人娶走。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是自己高中时的同班同学。
陆全和何菲菲的婚礼后,几个要好的同学去看望莫亚轩。这几个同学知道,凭莫亚轩的意志,他抗不住这猛烈的打击。
果不其然,莫亚轩把自己关在屋里蒙头大睡,不吃不喝。他感觉天塌下来了,天上满天乌云,世界一片黢黑。自己最爱的人抛弃了他。他活着也没啥意思了。他几个要好的同学轮流看护他,开导他,足足劝了一周的时间,才勉强让他打消了厌世的念头,重新燃烧起生命的希望之火。
上苍给了莫亚轩第二次机会,何菲菲和陆全结婚一年,不知何故分道扬镳了,离了。
这不,几个同学为安慰何菲菲,专门安排吃顿饭,特别邀请莫亚轩参加。席间免不了劝何菲菲:
“天涯何处无芳草。”
“既然感情不合,长痛不如短痛。”
“你这大美女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还担心什么。”
“离了兴许是好事呢,有更好的白马王子等着你呢。”
说这话的同学一出口,几个同学的眼光齐刷刷的瞄向莫亚轩,看得他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他知道是这些同学在撮合他们俩。
席上,称不上压抑,有两个同学故意讲几个笑话,想活跃一下气氛,但总营造不出欢快的格调,所以,就一直推杯换盏,用喝酒来补充,似乎多喝几杯,场面就活跃了。觥筹交错之间,九个同学,五瓶白酒下肚了。何菲菲本来不喝酒儿,今天是主角,不喝点儿说不过去,加上这一段也确实苦闷,真的想趁机借酒浇愁,所以,不到结束就不胜酒力,醉眼迷离了 。
散场后,几个同学撺掇着让莫亚轩送何菲菲回家,还不无寓意和何亚轩开玩笑:“今天菲菲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当好护花使者。”
莫亚轩打的送的何菲菲。何菲菲下车时就有点站立不稳了,莫亚轩搀扶着把何菲菲送回家。
何菲菲颤颤微微的打开门,莫亚轩扶她进门,反手“啪”的把门带上,他知道,他把整个世界都关在了门外。
莫亚轩把何菲菲扶进卧室,轻轻的放在床上。菲菲的胳膊还攀在莫亚轩的脖子上。放下何菲菲时,她的手还搂得很紧,没有要松开的样子。何菲菲呼出的热气喷在莫亚轩的脸上,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莫亚轩伸手把何菲菲跨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拿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坚挺的胸部,不由浑身一颤,一阵心猿意马,心旌摇荡。
何菲菲虽然晕了,但意识还算清晰,还知道是莫亚轩送她,嘴里在挽留着他:
“亚轩,你别走。”
“亚轩,你陪陪我好吗?”
也许女人感情的失落期是最需要温暖和呵护的。
莫亚轩认为,这是上天赐给他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能再错过,也不会再错过。他认为,这是对他多年以来始终对何菲菲一往情深的回报。是真情感天动地的结果。这是他多年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场景啊。
他看着平躺着的何菲菲,两颊绯红,面若桃花。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莫亚轩解开何菲菲的上衣纽扣,慢慢的扶她坐起来,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帮她脱掉上衣,像爱护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一样爱惜菲菲的身体,生怕自己稍微用力的动作会弄疼她。何菲菲全身软绵绵的,像没有骨头一般任他摆布。他帮她摘掉胸罩儿,一双坚挺、滚圆、白润的双峰突现在莫亚轩的眼前,两个鲜红色的乳头,像两粒熟透的樱桃,矗立在乳峰顶端。莫亚轩血脉偾张,因激动而浑身颤抖。他继续行动,轻轻地褪去何菲菲的短裙,扯去她最后一块遮羞布。何菲菲的玉体完整地呈现在莫亚轩的眼前,全身上下一张皮儿,白皙,光滑,细腻!莫亚轩想,以白著称的古代四大美女貂蝉的肌肤也不过如此吧?何菲菲的整个身体凸凹有致,两峰高耸有力,挺拔俊秀,高起的双乳也衬托出一马平川的腹部,肚子上没有一点赘肉。宽宽的肩部,到纤细的腰肢,再到圆圆的双臀,在腰部一边划出一条平滑的曲线,如一件设计精致的细腰瓷瓶艺术品造型。双腿丰满圆润,如白葱一般,双腿间是他渴慕已久的那片芳草地。他呼吸急促,一阵烈火中烧,饥渴难耐。感觉心脏能从胸腔里跳出来,血流的声音在耳边突突直响,似乎要冲破太阳穴部位的血管。他迫不及待的扒干净自己的衣服,急急地扑上去,结结实实的把何菲菲压在身下。
他终于占有了她,四片嘴唇紧紧的吮吸在一起,他们天地融合,合二为一了。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世界已不复存在,世界就是他们俩的了。
莫亚轩认为,他们肉体撞击着肉体,情感融化着情感,心灵燃烧着心灵。他的头脑中响起《套马杆》的旋律,犹如自己骑着骏马,驰骋在无边的草原上,蓝天白云空旷,阳光微风正好;又像鸟儿翱翔在天空,飞过高山,平原,大海,俯瞰远山近水,极目海阔天空,顿感心花怒放,心旷神怡。
莫亚轩激情燃烧,卖力的撞击着何菲菲。何菲菲轻闭双眼,身体配合着莫亚轩的动作,一副销魂、享受和满足的表情溢于脸上。他们快要达到快乐的顶峰的时候,紧紧抱着莫亚轩的何菲菲,嘴里突然蹦出两句话:
“全,你真猛!”
“全,我投降了!”
听到这两句话的莫亚轩,心头一震,瞬间清醒了许多。他知道,“酒后吐真言”,这两句话是何菲菲无意识的真实内心表白。潜意识和无意识说出的话,才是真心话。她的心里装着的还是陆全。他能占有何菲菲的身体,却无法俘获她的心。顿时,莫亚轩像开了闸的河水,一泻千里,人也咕噜一下从何菲菲身上滚下来,原本挺拔的那家伙也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了斗志,变得软绵绵的,失去了雄风,很快蔫了。莫亚轩心中的草原已不复存在,好像自己从马上摔下来,说不出的心疼。蓝天也变得一片模糊,他突然从幸福的云端跌入混沌的山谷。刚才像作了一个好梦,现在梦醒了,自己还在用手掐自己的大腿,验证一下是梦境还是现实
他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似乎也找不到哭的理由。
他悻悻地爬起来,穿戴整齐,把何菲菲放好。菲菲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
“全,你抱抱我。”
“全,我……”
莫亚轩给何菲菲盖好被单,转身离开了他那短暂的温柔富贵之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