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马芊芊作品 | 京城最忆是碧槐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21 11:4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在北京住得久了,便爱屋及乌喜欢上了槐树。东北是无处不见杨(参天白杨树),北京则是无处不见槐。  
 
尤其初夏五月份,老北京任何一个胡同,站在当街向里一瞧,清一色的洋槐由各人家院子里探出头来,白色槐花洒满街道,清香扑鼻,令人心醉。  
 
犹记得刚开始工作时租住的四合院(颐和园北宫门附近),当时北京出租楼房还不多(上世纪90年代末),原来普通住家都是四合院,现在只有豪门才能住得起。  
 
北京的四合院很讲究,也很有特色,这是在任何一个城市不曾见到的。  
 
首先,任何一家,大门外都有一对儿石狮子,寓意为镇宅辟邪。大门不是开在正中,而是开在一侧。这样进得门儿来需拐上一个弯儿,迎头是一面屏风,也就是“外门”,俗称影壁墙。四合院主人的文化气息都在此“墙上”展露无遗:大多人家墙上画山水居多,也有少数画人物志的。  
 
四合院有东西厢房,一般是租给住户的,或者放些杂物。房主则住在正屋。正屋南北朝向,外带一走廊,红硃漆柱,土黄色琉璃瓦翘檐,上面画些山水或花草,画梅兰竹菊居多。
 
 
当时刚好我住的院子里就有两棵古槐,粗的要两个人合抱。正值盛夏日光正午,满满绿荫遮住了整个院子,只有少部分阳光透过叶子筛在地下,单这样一看,人自有清凉之意,毫无酷暑之感。要不是树枝上的蝉在断续嘶吼,你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夏天的存在。  
 
最妙的是房东每到初夏就开始自制绿豆汤,把它放在院子里槐树下用大桶冰镇着,清凉可口,喝上一口暑气全消。还有爽到爆的老北京酸梅汤,酸酸甜甜,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幸福。  
 
盛夏北京的蝉鸣很噪,从早上四五点钟开始,中午尤甚。一拨儿停止,又一拨儿来袭。卖力地合唱到夕阳西下才肯罢休。  
 
我在东北住了二十余年是没有听过蝉鸣的,初来北京极不适应。但就是因为有了洋槐,碧绿的叶子上有了蝉这个物种,一切便可爱起来。仿佛只有蝉配上槐树,才是京城的夏天。  
 
夏槐固然可爱,但是春天的槐给人更多的是诗意。  
 
暮春傍晚,洋槐嫩绿的叶子上飘上一片凉月,让人欢喜,也让人忧伤。点缀着花开如雪,香气混着墨香,脂粉香,午夜的心事便一件件涌上心头,我想那些作家的灵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蹴而就的吧!  
 
这时我更多地会想起我的外婆。  
 
记得小时候,外婆家院子后面有两棵槐树(东北多杨柳,少槐树),每到槐花飘香季节,外婆都提着篮子,颤巍巍地迈着小碎步,叫上我和舅舅家的表妹,表弟,爬上树去撸槐花。
 
 
初夏的阳光洒在脸上,那种清香便透过阳光浸在我们的手里,心里,衣服里。  
 
外婆把我们摘下来的槐花,用大盆浸泡,涤净上面的灰尘,然后盛到筛子里放在太阳下晾干,最后放到案板上切碎,用玉米面,黄豆面混合起来做成贴饼子(大东北特色),只有这时,平时调皮嬉闹的我们才安静下来,围着锅台,等着美食出炉。  
 
现在回忆起来嘴角仍然上扬。在物质极度缺乏的那个年代,这槐花无疑是上天赐予穷人家的“礼物”,这种情怀在我们这代人骨子里,一辈子也挥之不去。  
 
如果说春槐让人难忘,秋槐则让人欣喜。  
 
想那秋来,西风猎猎,碧空如洗,金色的叶子像飞舞的黄蝶落满长街。一两棵在四方院子里,千万棵在长街上,衬着这胡同半旧的白粉皮墙,朱红色的大门演绎着京城特有的洋槐情节。  
 
晴天的槐醉美,雨天的槐凄美。下雨了,空气中就有一种难以琢磨的味道。那潮湿的香气,像湿漉漉的心事在热茶里蔓延,回忆更多的也是甜蜜如槐花一样的纯情。  
 
如今的京城槐树不再是主角,新开发的小区和大街上都栽满了法国梧桐,西府海棠,各种花树也争相亮相,给京城增添了很多美丽。  
 
我的槐树情节也将慢慢变成回忆,静静地伫立在北京的老胡同里。随着时间淡出视线。  
 
现在回想,庆幸自己在四合院里居住的两年时光。加深了我对槐的印象:小时候是桌上的饭菜,现在更多的是观赏,遮荫;它的无私就像母亲,在任何一个年代都在奉献,都在付出。  
 
李太白诗有云: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这甜甜的槐花又何尝不是呢?在这个深秋夜晚,凉月如钩,我又一次孤独地站在槐树下,有些惘然……
 
 
 
作者简介:马芊芊,原名马晓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