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yahu.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冬天的声音 | 小雨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1-13 14:4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小雨人
 
 
小时候在南方生活和长大,雪对南方人就是诗和远方。这些在半空中缱绻缠绵,轻舞飞扬的白色小精灵无疑是那些从未见过雪的南方人心头的白月光,纷纷心甘情愿掏钱,花时间,一路跋山涉水,舟车劳顿去到那个遥远的地方得以仰慕她的风采,一亲她的芳泽。那时候的雪是一首诗,一支歌......人到中年移居海外,尤其是住在天苍苍,白茫茫,冰天雪地行路难的蒙特利尔,这些从天而降飘飘洒洒, 纷纷扬扬的小精灵却成了心中不小心粘在衣服上,下巴上的白饭粒,欲除之而后快。穿着臃肿的冬装走在结了冰光滑如镜的路上,如同猪八戒在跳着笨拙的天鹅湖,停在路边的车都已成了清一色白花花的馒头,挖了半天才发现这不是自家的车......这时候的雪是一场畺梦,是一个咒语。而现实是因为暴风雪,蒙城的各大教育委员会通知中,小学停课,家长们只好歇业停工,在家“赏雪”看娃了。2019年,这已是第三回了,有从教三十年的教师感叹这可是破了历史记录呀。
百无聊赖中,打开手机听听歌,“我慢慢地听,雪落下的声音,闭着眼睛幻想它不会停......我慢慢地品,雪落下的声音,仿佛是你贴着我叫卿卿......”深情而有磁性的男声很有韵味,余音袅袅的唯美浪漫在空气中蔓延。诗意朦胧的歌词让我平生第一次想到了一个问题 “雪落下时有声音吗?” 在蒙城生活了十几年,下雪的季节很长很长,雪下得很多很厚,好像从未听见过雪落下的声音,因为雪太轻太轻,而我们的生活太忙太闹,每天踩着点奔赴职场,学校,孩子们的各种文娱体育活动,如同机器上运转的齿轮,按部就班,周而复地高速运转。各种声音喧嚣而嘈杂地充斥了我们的耳朵和心灵,微信上不停收到信息的提示音,电视机综艺节目的人声鼎沸,高速公路呼啸而过的车流声,催促孩子写作业,练琴的吆喝声,邻居开爬梯聚会的音乐声,嬉笑声,而更大更吵的声音还是人们内心深处的声音:“做更多的事情,做更成功的人。”“买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找到更好的工作,得到更高的薪酬”“做别人眼中更好的自己”...... 现代物质生活的优越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我们的感官承载了太多的负担,面对更多的诱惑,受到了太多的干扰,对那些细微而美好的声音变得迟钝,麻木,甚至忽略。反而是处在原始简朴生活环境中的古人听到了雪落下时美妙的天籁之声,“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雪落本无声,只要内心足够清寂,是可以听到翠竹声音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雪直”,自有一种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势,而被大雪压折了的竹子何尝没有一种宁折不弯的气节和绝不屈服的骨气呢? 凝神屏息时甚至还可以听见被雪深埋的泥土里,春笋拔节的生命之歌!
蒙城作为寒带之地,虽说没有青青翠竹,但各家各户的院落里,街边拐角的花坛里,公园里到处呈现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美轮美奂的景致。不畏严寒的的孩子们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女儿和她的小伙伴们学着魁北克当地人的样子,在一块干净的木板上铺上干净的雪,把煮沸的枫糖浆直接淋在洁白的雪上面,枫糖浆会慢慢凝固,然后用一根小木棒儿把凝成的软软的枫糖慢慢卷起来,制成很有嚼头的枫糖棒棒糖。雪裹着这份上帝只馈赠给枫叶国的甜蜜在孩子们的唇齿之间翻滚,涌动,发出 “咣嗞咣嗞”清脆的声音,与琥珀色的枫糖浆合奏着冬日的《甜蜜蜜》,“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如此天寒地冻的时节,他们还兴致勃勃地把雪和冰块装在杯子里,淋上五彩缤纷的果汁,插上造型奇特的吸管,极其享受地啜饮着,我试着阻止他们冬天不要吃如此寒凉的东西,以免伤了脾胃,但这些加拿大本土出产的 “冬天的孩子”笑着跑开了,让我不要 “worry too much” (中国父母的焦虑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此美妙的雪天情致莫要辜负呀,我何不效仿《红楼梦》里的妙玉收集梅花上的雪,封存在瓮里,来年用雪水烹茶的雅兴,用一个泡菜坛子把冬雪的清冽冰爽沏入炎夏的烦闷郁燥里呢?大自然的妙趣天成是一种审美,一种不囿於固知藩篱的自由灵魂的放逐!感谢这天停工停课的暴风雪之日,让我闹中取静,闲时听雪,本来想听听雪落下的声音,却让我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雪,慢慢的下,心,要静静地听,日子,要慢慢的过,快乐如同雪花一样简单!”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过膝的积雪,支起耳朵去捕捉那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天籁之音,开始只听见脚下 “噗呲噗呲”的足音,于是停下脚步, 伸出手,让晶莹的雪花静静落在掌心,这时才惊奇地发现,每一朵雪花的模样都不一样,有的像六边形的蜘蛛网,有的像一个绒球,有的像一片羽毛,一瓣蝶翼,一朵春花,一片秋叶,一缕白云,一朵浪花......他们骄傲而俏皮地对我耳语着“我就是我,不一样的雪花,你有你的潇洒,我有我的自由,快乐......”的确,每一朵雪花都有着各自的使命和归宿,有的落在了脚下的土地上,悄悄地孕育着沉睡的种子,有的飘向圣劳伦斯河,让加拿大的母亲河更加深邃和博大,有的沉积在落基山脉的层峦叠嶂中,让北美的脊梁更加瑰丽雄伟,而落在我鼻尖的那一瓣,竟然散发出朱砂梅的清香,那是在徐志摩诗里飞扬的那一瓣吗......你若想听见雪落下的声音,必须先让她在心里开了花。
    美文精选网